不可名状的城镇

子琼

首页 >> 不可名状的城镇 >> 不可名状的城镇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谜之追凶 破云 惊叫循环(无限流) 总管原名格蕾丝 诡婳之说 天命新娘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枭起青壤 丧病大学
不可名状的城镇 子琼 - 不可名状的城镇全文阅读 - 不可名状的城镇txt下载 - 不可名状的城镇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因为你现在是我老婆。”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办理出院手续那天, 阳光明媚。

沈瞳说,春天到了。

裴泠泠终于脱下了病号服, 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她站在精神病院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她想,原来精神病院人也这么多吗?

“泠泠。”沈瞳从医院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提着一些裴泠泠住院期间黄晓玉给她买的生活用品。

在阳光底下看沈瞳, 裴泠泠发现他更帅了, 帅得几乎有些耀眼,裴泠泠立马美滋滋地凑过去:“终于可以回家了!”

沈瞳牵住了她的手, 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先去超市, 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由于太久没出来过了, 裴泠泠的体力非常不好, 被沈瞳拉着走了几步就累了, 沈瞳不得不放慢脚步, 有些幽怨地看着她。

“你那是什么眼神?”裴泠泠有些不满。

沈瞳握紧了裴泠泠的手:“以后每天带你出来散步。”

裴泠泠擦了一把额头上冒出来的汗,语气有些古怪:“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很奇特的想法, 觉得我好像根本就不是人, 医生都说那是我的幻觉, 可是我这个幻觉又特别真实, 真实到我偶尔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我, 一个站在某个空间看着现在的我, 一个在这个身体里看着世界, 我好像总能看到一些不太一眼的东西,但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沈瞳默默地听着,并没有回答。

裴泠泠看了他一眼, 继续道:“还有就是我的记忆, 我知道我失忆了,他们也都说我失忆了,但是我又好像记得那些记忆,只是没办法理解,就好像隔了一层什么,沈瞳,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总觉得你应该知道的。”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停车场,沈瞳拉开车门示意裴泠泠上车,然后才道:“你不用多想,没事的。”

裴泠泠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上,快速系好安全带,等到沈瞳也上车之后,她道:“不是我想多想,但是我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我可能......不会变老。”

沈瞳的动作一顿,然后看了裴泠泠一眼,眼神也有些古怪:“那不是很好吗?”

裴泠泠的表情有些夸张:“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还是说你也觉得我是有病啊?!”

“不是......”沈瞳似乎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回答,才又道:“你不会变老,我很开心。”

裴泠泠觉得莫名其妙:“你开心什么,到时候你老了,我还年轻,怎么着啊,准备来个老夫少妻?”

沈瞳竟然被她这个形容逗笑了,他也伸手将安全带系上,然后将车发动,在裴泠泠的瞪视下,笑着说道:“老夫少妻不好吗?”

“那岂不是便宜你了,”裴泠泠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道:“你别做梦了,等你死了,我是不会为你守寡的,我肯定去找个比你帅的小白脸。”

说完之后,裴泠泠观察了沈瞳一番,发现他竟然完全不会因为她说出的话生气,还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说道:“你可能没那个机会。”

“怎么就没机会了?等你死了之后可就没法干涉我了,我找十个小白脸都跟你没关系。”裴泠泠说得理直气壮,却发现沈瞳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她疑惑地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你就不吃醋吗?我说这种话你都没反应,你不会压根儿就不在乎吧!”

沈瞳瞥了裴泠泠一眼,连唇角都挂上了笑意:“为什么要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吃醋?”

他说得理所当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裴泠泠:“......”

能不能别跟看笑话一样,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裴泠泠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我今年二十三,你多大啊?你好像还没跟我说过你的年龄。”

沈瞳一下子沉默了,半晌才道:“你觉得呢?”

“我怎么觉得?”裴泠泠只觉得莫名其妙:“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多大?”

沈瞳好像不太喜欢这个话题,他又停顿了好半天:“都行。”

“都行是什么意思?”

沈瞳:“......”

“算了,”裴泠泠无所谓地一摆手:“反正你现在不愿意说,等领证那天我自己也能看见。”

说到这儿,她又用探究的眼神打量了沈瞳一番:“真是奇怪,说个年龄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是太老了还是太年轻了?”

裴泠泠想了想,又道:“看你这模样,倒不像是很大的样子,最多二十出头,但是你说话的口气和那种......气质,对,就是气质,又不像是个二十出头的,要不是因为长得帅,人家指不定以为你是个暮年老人,所以你不会其实已经很老了吧?”

“四十多了?”裴泠泠猜测道。

沈瞳不吭声了。

裴泠泠以为自己猜对了,非常震惊地感慨了一句:“真没想到你已经这么老了,居然还看不出来。”

沈瞳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最后只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裴泠泠还在那里惊叹:“你说你都四十多的人了,怎么想着喜欢我的,我今天才二十三,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岂不是更小,你就没有罪恶感吗?二十多岁的年龄差啊,我都替你觉得愧疚......”

说到这儿,裴泠泠突然恍然大悟:“噢噢噢!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那天让你亲我一下,你百般不愿的,不会是已经有罪恶感了吧?”

沈瞳:“......”

“诶,沈瞳,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成年了没,你不会勾引未成年吧?”

裴泠泠说的时候还一脸新奇。

“你成年了,刚满十八......”

裴泠泠长长地“哦”了一声,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惊讶地“咦”了一声:“那也不对啊,我刚满十八你认识的我,那我年龄也不大啊,而且还该做的都做了,天呐,你怎么下得去手!”

沈瞳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在路边停下,然后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看着裴泠泠,裴泠泠吓了一跳,但还是不忘小声哔哔:“我不就开个玩笑吗?你怎么还生气了?”

“我没生气,我只是想告诉你,不是你刚满十八的时候我认识的你,而是你刚满十八的时候你认识的我。”

裴泠泠被他绕晕了:“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沈瞳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发生关系的时候,你二十二,我十八。”

裴泠泠:“?”

裴泠泠惊了:“不是啊,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你说我十八岁的时候认识的你,又说你也是十八岁的时候认识的我,那我们应该同龄猜对,怎么还来个我二十二的时候你十八?你是不是记错了?”

“没记错,你以后会明白的。”

说着,沈瞳再次把车发动,开了出去。

裴泠泠沉默了,事情复杂的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她小心地瞄了沈瞳一眼,不会其实沈瞳年龄比她小吧?那她刚刚在哪儿说了一堆,到头来竟是背刺了自己?小丑竟然是她?

“所以我到底该叫你哥哥还是叫你弟弟?”裴泠泠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我年龄不比你小,但是你叫我哥哥也不合适。”沈瞳很官方地回答了一句,裴泠泠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车厢里安静了好半天,裴泠泠才又开口了:“你以前说话也这样吗?说得不清不楚的,让人听不明白。”

沈瞳“嗯”了一声:“你以前就知道。”

裴泠泠没想到沈瞳这么理直气壮:“那我不生气吗?”

“生气。”

“那你就放任我生气?”

“我没办法。”

裴泠泠不说话了。

又安静了好半天,沈瞳开口了:“泠泠,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之前,我是不能告诉你的。”

“为什么?”裴泠泠不是很明白。

“别问了,泠泠,你只要待在我身边,我会保护好你的。”

“你说得好像这个世界有多危险似的。”

“嗯,很危险。”

“那我要是一直什么都想不起来怎么办?”

“没关系,就算想不起来,你也是我的泠泠。”

裴泠泠“哼”了一声,语气很不满,眼底却带了些笑意:“就知道说好听的。”

沈瞳的眼中也带了几分笑意,他轻声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裴泠泠瞄了沈瞳一眼:“把你吃了行不行?”

沈瞳一下子闭麦了,裴泠泠大笑了起来。

......

裴泠泠住院的这几天,沈瞳的动作很迅速,他在临江的位置买了个看江的江景房当婚房,装修连带着买家具,黄晓玉也没少操心。

大型的永辉超市就建在小区旁边,沈瞳停好车之后,就拉着裴泠泠走进了超市。

超市里面很热闹,大家都或拎着菜篮,或推着小车热火朝天地抢购着,裴泠泠一时有些恍惚,她感觉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逛过超市,上一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

她的脑海中闪过有些零碎的片段,但又完全组合不起来。

“怎么了?”沈瞳从后面轻轻搂住了她的肩。

裴泠泠摇了摇头:“没什么。”

“想吃什么?”

这真要说想吃什么,裴泠泠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吃什么,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一本正经地对沈瞳道:“我想吃好吃的。”

“我做的都好吃。”

“这么自信。”

沈瞳“嗯”了一声。

“那行吧,就做你的拿手菜。”裴泠泠抱住了沈瞳的胳膊,沈瞳推着小车,沿着货架隔出的过道慢慢走着。

裴泠泠突然眼睛一亮:“螺蛳粉!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儿螺蛳粉!”

说着,裴泠泠就冲了出去,沈瞳在原地等了好半天,才看到裴泠泠一条胳膊夹着一大袋螺蛳粉,手里还提了两瓶粉红色的饮料,另一手提溜了个巨大的榴莲,像个人间臭弹一样的走了过来。

沈瞳赶紧推着车上前帮她把手上的东西接了过来放在车里。

裴泠泠心情很好:“刚刚闻到榴莲味儿的时候,某种久违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我觉得我距离恢复记忆不远了。”

沈瞳什么也没说,他提起那个大榴莲看了一眼,又放回了车里。

“你怎么还一脸嫌弃?吃过吗?”

“你以前问过我。”

“是吗......那你怎么回答的?”

“吃过。”

“然后呢?喜欢吗?”

“你喜欢就行。”

“那就是不喜欢了。”

沈瞳有些不置可否。

裴泠泠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突然凑到沈瞳耳边小声问道:“我要是吃了榴莲,你会不会不愿意亲我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里带着些委屈,沈瞳低头看了她一会儿,眼神慢慢地滑到了她的嘴唇上,又迅速移开了视线:“不会。”

“那我可以专门吃了榴莲再来亲你吗?”

“你可以试试。”

裴泠泠反应了一下,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变.态的兴奋:“你不会是在威胁我吧?我试了之后会怎么样?”

沈瞳牵过了裴泠泠的手:“回去再告诉你。”

裴泠泠赶紧点头:“明白明白,这种事情也不好在外面说,你回去了可别忘了。”

沈瞳有些哭笑不得:“你为什么......这么期待?”

“期待不是很正常吗?”裴泠泠说得理所当然:“说不定就触动了我的记忆,让我回忆起什么了。”

......

回到家的时候,裴泠泠还是第一次进到这个新家,她有些新奇地到处参观了一圈,就站在落地窗前看了看窗外,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有些暗,路边的路灯也亮了,映照得整个江面都泛着流光溢彩。

江边停着不少船,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家家的火锅店。

裴泠泠感慨道:“这可真是把火锅店做成了我吃不起的样子。”

这话正好被在她身后收拾东西的沈瞳听到了,他走了过来也往外看了一眼,然后道:“你吃得起。”

裴泠泠瞥了沈瞳一眼:“好大的口气,你很有钱吗?”

“还算有钱吧......”沈瞳说得还挺谦虚,他伸手拍了拍裴泠泠的肩道:“去洗个澡,出来就可以吃饭了。”

裴泠泠一听洗澡眼睛都亮了:“那我们吃完饭是不是可以......”

沈瞳稍稍愣了一下才明白裴泠泠在说什么,他有些无奈:“你刚回来,今晚好好休息,我们明天早上还有事要出门。”

“什么事?”

“民政局。”

裴泠泠一下子激动了:“是去领证吗?”

沈瞳点了点头。

裴泠泠一把抱住了沈瞳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这就去洗澡。”

沈瞳看着正准备往浴室走去的裴泠泠,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拉住了她:“那浴巾和换洗的衣服。”

裴泠泠愣了一下,随后上下打量了沈瞳一番:“你这语气,我要是忘了你还不给我拿了?”

沈瞳:“......”

“那正好,你要是不给我拿我就裸着出来抱你。”

说着,裴泠泠一巴掌拍开了沈瞳拽着她的手,大摇大摆地朝着浴室走去。

沈瞳在原地站了好半天,直到浴室里传来了流水声,他才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卧室走去,再出来时他手里拿了一条乳白的浴巾和一件粉色的睡袍,几步走到浴室门口后,他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浴室门就开了一条缝,沈瞳将睡袍和浴巾递了进去。

浴室里面温热的水汽立马就扫在了他的手背上,裴泠泠没有马上接过来,而是好奇地问道:“这睡袍是你给我买的。”

沈瞳“嗯”了一声。

“你怎么给我买粉色的呀?你该给我买那种穿着比较性感的。”

沈瞳的声音都不自然了:“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种。”

“害,算了,这个我也挺喜欢的。”裴泠泠把睡袍和浴巾接了过去。

沈瞳正准备收回手,突然感觉手背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他整个人像触电了一般,手下意识缩了一下。

裴泠泠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亲一下当做奖励了......”她察觉到了什么,有些疑惑:“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害羞了?”

沈瞳默默将手收了回来:“我去做饭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裴泠泠没有马上关上门,她悄悄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向外看了一眼,她的衣服已经脱了,发尾也有些沾湿了,就连眼眸里似乎都染上了水汽。

裴泠泠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这才将门关上,老老实实地回去洗澡。

......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沈瞳已经把菜在饭桌上摆好了,四菜一汤,裴泠泠看了一眼就觉得他们两个人可能吃不完。

沈瞳摆好筷子之后,注意到了走过来的裴泠泠,他皱了下眉:“怎么不吹头发?”

“没找到吹风机。”

“就在浴室。”说着沈瞳就准备去拿。

裴泠泠赶紧拉住他:“不用了,懒得吹了,我好饿,现在也不是冬天,不会感冒的。”

说着,她干脆用毛巾把头发包了起来,包完之后还冲沈瞳笑:“你看我这个发型怎么样?”

沈瞳有些忍俊不禁:“饿了就坐下来吃饭吧。”

“吃饭吃饭!”裴泠泠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拿起了筷子。

四菜一汤,两荤两素,荤菜是可乐鸡翅和清蒸鲈鱼,素菜是一个炒时蔬和凉拌茄子。

由于做得太好吃了,裴泠泠一口气吃了两碗饭,吃饱之后,她实在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想着学厨艺的?”

沈瞳转头看了她一眼“因为想做给你吃。”

裴泠泠很怀疑:“你不会是学了些甜言蜜语来哄我吧。”

沈瞳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哄过你。”

“我怎么知道?”

沈瞳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裴泠泠的目光跟着他来回动,看了半天,她还是有些不死心:“我们今天晚上就没有别的活动了吗?”

沈瞳将碗筷放在了洗碗槽里,回头道:“有。”

裴泠泠立马一脸期待:“什么?”

“看电视。”

裴泠泠一下子颓了:“就这?”

“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沈瞳突然问道。

“我喜欢看恐怖的,越恐怖越好。”

沈瞳稍微有些惊讶:“你喜欢看恐怖的?......怪不得胆子那么大。”

“诶,咱们明天可是要去民政局领证的,你连我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都不知道,太不像话了!”

“现在知道了,”沈瞳的语气很温柔:“电视柜里有光盘,你先去找找想看哪部,我洗了碗再去洗个澡就出来陪你。”

裴泠泠站在沈瞳背后瞪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看来今天晚上也就这样了:“那明天晚上有机会吗?”

“明天下午带你去买衣服,回来再说吧。”

裴泠泠失望透顶:“那就是没机会了!”

她想了想,有些不甘心:“你是不是对我没兴趣啊?”

沈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些认真:“你在开什么玩笑。”

“那你推三阻四的。”

沈瞳转过身来,看着裴泠泠的目光很无奈:“泠泠,你要明白,并不是说我对你有那方面的兴趣才是喜欢你......不要把占有欲和爱弄混了。”

裴泠泠沉默了好半天,脸有些红了:“行了行了,知道了,你不就是喜欢禁欲吗?觉得轻易对我做点儿什么有罪恶感,你什么心思我还看不出来?”

沈瞳:“......”

裴泠泠看沈瞳那个表情觉得自己说重了:“那我就觉得奇怪了,你现在罪恶感这么重,以前是怎么跟我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的?”

沈瞳深吸了一口气:“那时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我那时候......太年轻了......”

“所以说年龄大也没什么好处,偶像包袱这么重,”说着裴泠泠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去看电视了,你自己在这儿挣扎吧!”

......

沈瞳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裴泠泠并不在客厅看电视,电视也没有打开,电视柜开着,里面的光盘被烦乱了。

“泠泠?”他叫了一声,并没有人回答他。

应该也不在卧室,卧室关着灯的,沈瞳走到了饭厅,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餐桌旁的裴泠泠。

他隐约感觉到了一点儿不对劲儿,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泠泠?”

裴泠泠反应了好半天才听清楚,慢悠悠地转过头来看向沈瞳,沈瞳这才发现她的脸竟然红了,是那种很不自然的红,她的目光也有些茫然。

沈瞳神色古怪地走了过去,裴泠泠手边的餐桌上放了两个空玻璃瓶,他拿起来看了看,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两瓶是甜酒,度数还不低,比啤酒都高,沈瞳当时看着裴泠泠拎着两瓶粉色的东西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饮料呢。

沈瞳有些不死心地问裴泠泠:“都喝了?”

裴泠泠点了点头:“甜的,很好喝。”

沈瞳叹了口气,放下瓶子俯身将裴泠泠抱了起来:“睡觉吧。”

裴泠泠一头栽在了沈瞳的怀里,额头抵着他的胸膛,被他抱着朝卧室走去,等到沈瞳推开门将她放到床上后,她突然扯住了沈瞳的袖子:“你不会不跟我一起睡吧?”

沈瞳把裴泠泠的拖鞋脱了下来,将她塞进了被里,一边给她整理出个舒适的姿势,一边道:“哪有夫妻分房睡的?”

裴泠泠“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都不想跟我睡一张床呢。”

沈瞳拉起被褥,在裴泠泠旁边躺下,然后轻轻将她楼进怀里道:“睡吧,我抱着你睡。”

裴泠泠在他怀里蹭了蹭,把头埋进了他的颈窝里。

裴泠泠的头发已经干了,她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香和一丝丝微弱的酒气。

沈瞳忍不住将她又搂紧了几分,他竟然有些睡不着,总感觉现在的一切来得太不真实了,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抱着裴泠泠睡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

他轻轻亲吻了一下她微凉的头发,正准备闭眼时,他突然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泠泠,你......”

裴泠泠抬起头来,舔了舔嘴唇,一脸醉意地看着沈瞳:“这就受不了了?”

沈瞳伸手将她的头重新按进了怀里:“好好睡觉。”

他的声音已经有些不稳了。

裴泠泠抱住了他的腰,整个人都贴了过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垂,小声道:“我没穿内衣。”

沈瞳的呼吸一下子乱了,他突然攥住裴泠泠的手腕翻身将她压住了:“好好睡觉,别乱动。”

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带着无奈和隐忍。

“干嘛让自己这么难受?”裴泠泠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说话也模糊不清:“咱们这种关系,发生点儿什么不是很正常吗?”

沈瞳低下头,额头抵住了她,呼吸一阵子地喷洒而来,他似乎在做着某种挣扎:“今天是我第一天把你从医院接回来。”

裴泠泠点了点头:“对呀。”

沈瞳终于忍不住封住了她的唇,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地松开,然后伸手褪下她的衣服。

裴泠泠相当配合,甚至还鼓励他:“这不就对了嘛!”

沈瞳重新覆了上去:“我们很久都没......我可能会有些失控......”

“没关系。”裴泠泠抬起胳膊搂住了他:“我还挺好奇你失控是什么样子的。”

......

那天晚上,裴泠泠到后来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她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哭了,但并不是因为难受才哭的,而是......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但她又说不清楚她到底想起了什么,她做了个梦,梦里面充满了悲伤,她似乎在不停地失去着,直到最后,她甚至把自己都弄丢了。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的时候,裴泠泠皱着眉睁开了眼睛,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连枕头都湿了一大片,她一转头,就看见了躺在她身边的沈瞳,他正闭着眼睛,眉眼很安详。

裴泠泠翻过身来仔细打量他的脸,他似乎是察觉到了裴泠泠的目光,轻轻皱了皱眉,然后睁开了眼睛,起初他的眼底里透着浓浓的茫然,等到触及到裴泠泠的目光之后,他下意识地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怎么醒得比我晚啊?昨晚上不是还......”

说到一半她又说不下去了,因为沈瞳抬眸看向了她,他的目光有些慵懒,还带着某些鲜少会在他身上发现的情绪,这一番对视还真让裴泠泠想起了昨晚上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裴泠泠脸红了,但她向来嘴硬,她硬着头皮强忍着越来越烫的脸颊,拍了拍沈瞳的背:“昨天表现得不错。”

沈瞳竟然还接了一句:“你满意就好。”

空气安静了一瞬,裴泠泠觉得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比较好。

“今天不是去民政局吗?”

沈瞳“嗯”了一声,却还是搂着她的腰不放。

裴泠泠突然反应过来,他们都还没穿衣服呢,这样搂在一起,任何轻微的细节都能感觉得到。

裴泠泠脸红了,好在这个时候沈瞳放开了她:“先洗澡再出门吧。”

裴泠泠有点儿结巴:“一、一起洗吗?”

沈瞳愣了一下,随后轻笑:“今天不了,下次再找机会吧。”

......

这是裴泠泠第一次来民政局,她没想到民政局的人竟然这么多,喧喧嚷嚷,很是热闹,有来结婚的,也有来离婚的。

结婚的人喜气洋洋,也不嫌排队麻烦,小情侣手拉着手,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离婚的人一脸冷漠,偶尔看向拥挤的人群会不耐烦地皱皱眉,再看一眼时间,就好像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一样。

裴泠泠牵着沈瞳的手,问道:“你说我们不至于有一天会离婚吧?”

“不会。”

“为什么啊?万一到了什么时候,我们天天吵架,发现日子过不下去了,还不如分了一了百了。”

“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

“我不会跟你吵的,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哇哦!”裴泠泠惊叹了一声:“你从哪学的?”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沈瞳的表情很淡然,就好像说着无比平常的话一样。

“你这么没原则?我说什么都是对的?”

“嗯,你开心最重要。”

裴泠泠有些疑惑地看了沈瞳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卑微呀?”

沈瞳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以后就明白了,能和你有现在的日子,再卑微也值。”

民政局人虽然多,但耐心地排了一会儿,最终他们终于把结婚证拿到了手。

裴泠泠惊讶地发现结婚证上的照片还挺好看的,沈瞳穿白衬衫的样子实在是过于养眼,谁看了不惋惜地感慨一句“英年早婚”。

裴泠泠觉得自己简直是赚翻了!

走出民政局之后,沈瞳就拉着裴泠泠去附近的商圈买衣服去了。裴泠泠在医院待久了,很多衣服都旧了,也是时候置办点儿新衣服了。

山城这个地方除了夏天就是冬天,春秋过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个星期还在穿羽绒服,可能下个星期就能热得穿一件薄衬衫。

“沈瞳啊,你觉得我是穿那种性感点儿的衣服好呢,还是穿可爱点儿的衣服好?”

“都行。”

这话说得挺敷衍的,裴泠泠观察了一下,发现沈瞳大概真没敷衍的意思,他是真心觉得都行,说完之后他还很真诚地看着裴泠泠。

裴泠泠:“......”

“那你喜欢我穿什么样的衣服。”

“都喜欢。”

“那我都买了?”

“好。”

真爽快......

裴泠泠以前就听说男的都不太喜欢逛街,让他们陪老婆/女朋友逛街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裴泠泠一直很好奇这个说法,所以她今天决定尝试挑战沈瞳的极限。

她从一楼逛到了顶楼,又从街角逛到了街尾,买了一大堆东西,这过程里沈瞳别提多有耐心了,裴泠泠都有点儿不耐烦了,沈瞳还一点儿不乐意的意思都没有,别提多任劳任怨了。

路灯亮了之后,裴泠泠找了家西餐厅拉着沈瞳走了进去。

经过了这一通奔波,她觉得她通了,别的男性她不了解,但是她估计沈瞳可能很喜欢逛街,简直比她自己都不亦乐乎、沉浸在其中。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之后,裴泠泠感觉自己的腿都逛酸了,她瘫在凳子上,很快就点好餐了。

服务员来的时候,裴泠泠眼睛顿时一亮,好帅啊!

等到服务员微笑着走了之后,裴泠泠小声地指给沈瞳看:“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帅。”

沈瞳的表情有些古怪,但他还是顺着裴泠泠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个服务员看着年龄并不大,有没有二十都不一定呢,穿着西餐厅专门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唇角带着笑意,虽然看起来有点儿海,但也是真的帅,而且他的帅跟沈瞳那种相对内敛的帅又不太一样,他帅得很张扬,可能是因为身处服务行业,所以他并不吝啬将自己的帅气表现出来。

“泠泠......”

裴泠泠听到沈瞳叫他才回过神来,她笑嘻嘻地道:“我就看看。”

沈瞳叹了口气:“你故意的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裴泠泠冲他眨了眨眼睛:“既然知道我是故意的,那你吃醋吗?”

“嗯。”沈瞳竟然给了个肯定的答案。

裴泠泠有些新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吃醋,真有意思。”

沈瞳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躲闪:“你总说喜欢我是因为我的长相,你在我面前夸别人,我会很不安。”

裴泠泠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瞳了,在裴泠泠的认知里,他很少会对她说这些。

她小声解释了一句:“就算有人比你好看,那也没你对我好呀,我又不是只看脸。”

沈瞳没接话,裴泠泠看了他一眼,又道:“更何况,谁会像你一样,等我五百年。”

沈瞳起初还没反应过来,等他明白裴泠泠话里的意思之后,有些吃惊地看向了她:“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裴泠泠也不太确定:“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昨天晚上,也可能是今天早上,我好像做了个梦,然后那些记忆就开始慢慢复苏了。”

沈瞳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他紧盯着裴泠泠,似乎很激动。

裴泠泠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别激动别激动......”

沈瞳接过了杯子,没有喝,他憋了好半天,终于道:“泠泠,我好想你。”

“我也是......而且,我还有很多话想问你。”

沈瞳的气息有些弱了,他看着裴泠泠,竟然有些不安:“你想问什么?”

裴泠泠明白沈瞳的意思,她安慰道:“你别紧张,我不是想问那些你不能说的,我就是想知道......你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

裴泠泠有些不敢相信,沈瞳是怎么一个人熬过这五百年的。

“我......”沈瞳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我”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完整的句子。

“算了,不想回忆就别说了,以后我会陪着你的。”裴泠泠伸手握住了沈瞳的手:“我们以后都不会分开了。”

沈瞳“嗯”了一声,回握住了裴泠泠的手。

商业街的夜灯很绚丽,形形色色地人行走在步行街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烦恼和喜悦。

裴泠泠跟沈瞳坐在窗边望着外面,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这一刻宁静安详得让人不忍去打破。

“二位,牛排来了。”这突兀的声音让裴泠泠一阵不满,她转头看去,发现正是那位长得有些帅气的服务员,他殷切地将餐盘摆在了桌子上。

这一刻,裴泠泠觉得这破坏气氛的服务员怎么看怎么油腻,论长相一点儿都比不上沈瞳!

......

酒足饭饱之后,裴泠泠一点儿都不想动弹,逛街实在是太累了!她本来还想着吃饭的时候休息一会儿,休息够了应该就没那么累了。

停车场距离他们这儿还稍微有点儿远,裴泠泠现在是一步多余的路都不想走。时间不早了,昨晚上也没睡好,她现在甚至有点儿困了。

沈瞳归拢了一下裴泠泠买的那一大堆衣服,然后对她道:“走吧,我背你。”

裴泠泠立马来精神了,但她还是礼貌性地道:“你提那么多东西还能背我?”

“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背你的了?”

裴泠泠没忘,想想也是,沈瞳以前背着她还能玩攀岩飞跃呢,就提溜了几件衣服,倒也还不至于背不动她。

“行!那走吧。”裴泠泠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蹒跚地跟着沈瞳走出了西餐厅,刚到楼下,沈瞳就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俯下身来,示意裴泠泠上来。

裴泠泠倒也不客气,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背上。

沈瞳已经很久没背过她了,裴泠泠觉得这感觉还挺久违的,第一次被沈瞳背还是在刘家寨的时候,那会儿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可怜的单相思,真没想到到了最后,原来沈瞳一直都是喜欢她的。

这种自己喜欢的人其实也喜欢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后来她在古代再次遇到沈瞳的时候,还以为她始终都没法再见到五百年后,这个她最初喜欢上的人了,没想到原来幸福的日子都在后面等着她的。

这么想想,那些痛苦和折磨似乎都显得没那么难熬了,而眼前的甜蜜也变得更加珍贵。

“沈瞳,还好我们又相遇了。”

裴泠泠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这是在外面。”沈瞳友好的提醒她。

裴泠泠无所谓:“没事,天黑,他们看不见。”

沈瞳估计是害怕她又当众做点儿什么,专门挑了比较黑的路走,路上人也不太多,裴泠泠趴在沈瞳背上,小声对他说:“我特别喜欢你背我。”

“泠泠。”

“嗯。”裴泠泠应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

“什么?”

“我每次背你的时候,你都会压到我。”

裴泠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也“唰”地一下红了:“那你以前怎么不提醒我?”

“以前不知道怎么开口,”沈瞳的语气听起来竟然还有点儿惆怅:“说了,怕你觉得我在耍流氓,不说,每次你说喜欢我背你的时候.....我总觉得你在暗示我什么......”

裴泠泠:“?”

“那你现在怎么想着说了?”

“因为你现在是我老婆。”

《不可名状的城镇》无错章节将持续在61文库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61文库!

喜欢不可名状的城镇请大家收藏:(m.61wenku.com)不可名状的城镇61文库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开局一辆兰博基尼 禁区之狐 新白蛇问仙 都市绝代修仙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妖道蚁尊 黎明沉眠[星际]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女帝 从木叶开始逃亡 太太请矜持 团宠妹妹又被暴君宠野了 求你别玩游戏啦 帝国崛起之纪元 踏月留香[综] 不羁 祭献寿元能变强 神明说他喜欢你 格林潼话 她在他心尖上映
经典收藏 蛊毒 亲爱的弗洛伊德 青行灯 前夫高能 死亡万花筒 超感应假说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特别调查组[刑侦] 诡婳之说 丧病大学 猎灵人 刑事技术档案 天命新娘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在无限世界成为大佬 惊叫循环(无限流) 天师 谜之追凶 无限剧本杀 总管原名格蕾丝
最近更新 蛊毒 前夫高能 亲爱的弗洛伊德 青行灯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猎灵人 天师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天命新娘 在无限世界成为大佬 我的鬼神郎君 ICS凶案追踪 枭起青壤 不可名状的城镇 无限剧本杀 死亡万花筒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丧病大学 龙骨焚箱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不可名状的城镇 子琼 - 不可名状的城镇txt下载 - 不可名状的城镇最新章节 - 不可名状的城镇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